卢建彰:给卢愿的一些废话

时间:2020-06-21

首先,爸爸是个北七,反正,你以后也会从别人那裏听到,所以,不如爸爸先跟你说。
还有,爸爸和妈妈其实并不太确定该怎幺照顾你。
我们很努力,但并不确定。这有时让爸爸妈妈感到困扰,因为有人好确定。而且还确定地去指引别人的生命,那其实带给别人压力。

卢建彰:给卢愿的一些废话

举个例子,在这个时代,台湾很流行美国的「百岁医生」派,让孩子养成规律的生活作息,是许多妈妈努力学习并要更努力才能实践的一个育儿学说。
我遇到不只一位妈妈,告诉我说,美国人都是用这种方式养小孩。
但,我在美国问美国人却没几个人知道,而住在美国的华人倒是晓得。书里有些建议跟美国的医院也不太一样,让我感到疑惑,比方说,新生儿在美国医院是严格禁止趴睡的,这似乎跟百岁医师说趴睡给孩子安全感不同。

后来才知道,原来百岁医师在美国相对来说,并不是主流,而这在她自己的着作里也提到,「…我和多数美国医师的看法不同」。
只是因为台湾有位妈妈在美国,看到了这着作,实际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,发现不错,因此她好意地翻译介绍给台湾的妈妈朋友们。
这是美事一桩,也确实对许多需要时间分配的职业妇女带来好处,你知道,我们这个时代的台湾人活得很忙碌,很担忧金钱,很害怕赚不到钱,许多老闆为了压低成本而大量掠夺员工的时间,那样的结果,让很多父母没有时间当父母,因此一个经济有效率让孩子能更多独处的学派,是有帮助的。对某些人而言。

卢建彰:给卢愿的一些废话

但对某些人而言不是。

有些父母做不到,就像你的爸妈,我们无法忍受你哭超过十分钟,因此无法训练你独处。但,我们也不想跟你分开呀,我们跟你认识得晚,因为寿命的关係,恐怕,比起别人,会分开得早。就算我们身体健康,你也会在18岁要去上大学时离开我们,18年对爸爸我而言,实在不是一个够长的时间。
你的爸妈刚好都是自由工作者,刚好都相对地较能自行运用自己的时间,所以比起其他爸妈,或许在金钱上并没有余裕,但时间上好像稍稍好一点点。

而我,做为你的爸爸,也希望你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,所以,你和我去过大学的讲堂上课,你在教室里换过尿布,你跟我去开广告片的製作会议,你跟我画过脚本,你跟我去拍过片,躺在我身上听我喊着”rolling and action”,你在我身上陪我写了两本书。
那并不会让我们比较优越,但让我们,是我们。

我们并不需要训练你独处,训练你和我们分开,好让我们在辛苦的加班生活外有自己的自由时间。
我们和你在一起的时间,也感到自由。

卢建彰:给卢愿的一些废话

北七的乱想

回头想,三十年前,并没有百岁医师育儿法,使用百岁医师育儿法的孩子也还没长大到30岁,你很难说这个方法,一定好或一定不好。
(换句话说,如果从功利主义的角度看,至少没有一位已知的世界级人物是使用百岁医师派被养育长大的)
(当然,重点还是,应该不会有因为小时候被训练要严格照某学派养育,就成为一个超好的人,这样的事吧?)

我猜,百岁医师并没有错,绝对适合某些生活方式,但是台湾某些人把她神化了,并且藉由传播夸大成一种所有家庭一体适用的教养方式,这恐怕才是问题。
一般人少了思考,台湾很多时候很容易被操作,也因此更有人想要操作,只是,这不一定是件好事,产业缺乏思考,就容易一窝蜂,降低利润,个人缺乏思考,就容易被激化,製造冲突。

过份信仰某种概念、某个人是万能的,本身就是迷信。(你看看,政治可能也是这样哦)
更糟糕的是,激情地去指责反对伤害和你想法不同的人,

我刚忽然想到,养育孩子,应该跟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呢。
而我们却还不太会。

或者,我们觉得我们不太会。
或者,我们觉得别人都不会。

这真是太有趣了。

那些不会的人,可是养大了我们,养大了我们的祖先呀。

卢建彰:给卢愿的一些废话

对不同的包容,是物种进化的可能。

既然,人都有不同的样子,应该因此有不同的、适合的方式。
我们都在不断地寻求平衡点,接受别人意见,并放入自己想法,因为我们每个人都独一无二,所以有独一无二的问题,当然解决方案也会稍稍不太一样啊。

因为爸爸工作的关係,爸爸知道,创意的基本定义就是不一样,你一定不会听到有人说,「哇,你好有创意噢,你做的这个,跟某某某是一样的耶」。

而且爸爸相信,如果世界上有人说你一定错,那他一定是错的。
如果世界上有人说他一定是对的,那他是错的机率也很高。

因为世上没有人有绝对的答案,宣称他有的,常常是专制独裁的开始,那带给人类的历史,并不是每页都好看。

阿公的头髮

你头髮茂密,一出生就跟你的阿公一样,浓浓的头髮,看起来也比较大一些,你们那时长得好像,让很思念阿公的我,心里头又暖又酸。

很快的,你的头髮也比别人长得快,比同年的孩子长得更长,在路上常遇到许多长辈讚美你的头髮,爸爸也觉得那不就是你的一个特质而已。

但你不爱夹髮夹,长得比别人快的头髮落下,会遮住前额,但其实,留长一些就可以拨到旁边,跟大人一样,其实也不会刺到你的眼睛,你也可以从其间的缝隙看到世界,那并不妨碍你的生活,你还不需要开车,并不必担心会造成交通事故。

我们帮你夹上髮夹,但你一直拿掉,怕你反而戳到眼睛,于是我们就不夹了。

当然也有好友建议用夹的,但他们并不知道你的个性,你不喜欢头上有东西,像帽子、浴巾还有夹子,你会把它们拿掉。

我们帮你绑上头髮,心里觉得这没什幺大不了,反正不要鬼遮眼就好了,不就是头髮,我们有更好玩的事要做吧?

但也有朋友说,「你就该给她夹髮夹,她拿下来,你就再夹上去,她拿下来,你就再夹上去,她拿下来,你再夹上去,夹一千次,到最后她就会屈服了」。

但,嘿,我并不想要你在这种事情上屈服啊,还有,这不就是头髮?我们有更好玩的事可以做吧?
哈哈哈。

而且,许多事,应该哈哈哈就过去了,如果连这种事都纠结,那其他事怎幺办呀?

卢建彰:给卢愿的一些废话

或许,真正该关注的?

不要误会,以为爸爸总是对的,爸爸多数时候是错的,而且是错的离谱,只是爸爸喜欢一直做不同的事,所以看起来好像对的多,其实错更多。

爸爸的意思是,比起专注地在教养孩子上计较那五分钟,还不如花五分钟思考孩子要生活的世界的问题。

你知道核电厂出错五分钟会怎样吗?
你知道我的意思的。
核二厂离台北市只有20公里,而核灾疏散距离是30 公里。
而核二厂发生问题的频率,几乎跟每个礼拜都会有礼拜一,一样频繁。
是不是每个礼拜一,我们都得要準备逃跑?
但,跑得掉吗?

当人们把孩子在家顾得好好的,但走进学校,却全班在拉k,那孩子会好吗?

当你重视营养均衡,拼命搭配食材,并且费心力製作食物泥,结果,餵养给孩子的是黑心食品,那孩子会好吗?

当爸妈在家拼命消毒,在公园游戏器材上狂喷消毒液,但门窗一开,整个天空都是PM2.5,每天空气污染都超标,都不适合出门却得出门学习,当孩子因此排泄物都测得出致癌物质,那孩子会好吗?

再说一次,爸爸不太确定该怎幺照顾你,但爸爸确定除了照顾你,应该还有很多我们该做却假装不去看的事。

有些爸妈说,那都不关我们的事,但灾难发生时,该怎幺跟孩子解释?

「哦,不好意思喔,那时我们可以,但我们从不关心,然后留给你们的世界就变成这样子,那我们先走啰,剩下的都是你们的事了~啾咪」

当然,剩下的都是你们的事了,因为你们会是剩下的人,只是我怕剩下来给你的都是烂事。

当然,剩下的都是你们的事了,所以,你当小演员拍了四支片,每支都跟世界有关,但因为不是商业广告,一毛钱也没拿到,(真的,爸爸没吞你的演员费哦)不过,爸爸一直相信没有钱的可能比较有价值。你拍的片,不是帮我,是帮你自己,你自己以后要生存的世界。

祝福你,成为一个好家伙。
祝福我们,当好父母前,先当好公民。

卢建彰:给卢愿的一些废话

延伸阅读

作者简介卢建彰:给卢愿的一些废话

.广告导演、诗人、小说家、作词者、学学文创讲师、跑者。

.着作:《世界不会变好 但你可以》《药命》《跑在去死的路上,我们真的活着吗?》《文案力》《愿故事力与你同在》等。 

.执导柯文哲竞选广告「这一票,你听孩子的话」及蔡英文总统竞选广告「愿你平安」、「人民大声公」、「台湾队加油」。 

.「Google齐柏林篇」获选十大微电影,与张钧甯等合力创作高雄气爆、八仙尘爆诗词朗读。 

.全家与郑成功上岸后赐住安平古堡王城西,流放到台北做广告十六年。

.历任奥美、智威汤逊广告创意总监,幸运到曾是GUNN REPORT广告创意积分台湾第一名。 

.写了九本书、两首歌,和钢笔是舞伴。

.每天游自由式一公里或跑步五公里。

.相信创意就是生活的各种面向,觉得故事比权势强悍,认为如果抓到一个信念就要有抓到一个信念的样子,不然就别怕北七过日子。 

.做过的广告有:Google、NIKE、TOYOTA、Mercedes-Benz、MAZDA、纯喫茶、左岸咖啡馆、来一客、KKBOX、阳光基金会、天使心家族、伏冒加强锭、伏冒热饮、美粒果、7-11、靠得住纯白体验、惠氏S-26、SONY、ASUS、LUX、肯德基……等。

相关推荐